第157章 房间(1 / 2)

早上八点,陈立果被闹钟闹醒了。

他迷迷糊糊起来的时候,周佚已经准备好了早餐。

陈立果穿好衣服去洗脸刷牙,慢吞吞的走到桌子边上,周佚看见他便放下手中的报纸,道:“快点吃,不然又要迟到了。”

陈立果嗯了一声,然后习惯性的凑过去亲了周佚一口。

周佚由着陈立果撒娇,顺手撸了一把他的毛。

每天的早餐都不一样,今天是周佚自己做的包子。包子皮薄馅大,肉质鲜美,馅是特意买来的粮食猪肉香且不腻。还有自己打的豆浆煎的薄饼,豆香浓郁口感绵长,薄饼酥脆又甜又香,陈立果一口一个包子,吃了三屉还想继续拿。

这时周佚轻飘飘的来了句:“又胖了哦。”

陈立果:“……”

周佚说:“十二斤了。”

陈立果的眼泪差点没落下来,他和周佚结婚之后,体重就蹭蹭蹭往上涨,反观周佚,还是那鲜明的八块腹肌,几乎就没有任何变化。

陈立果一手捂着脸一手还想摸包子,说:“你不爱我了么。”

周佚慢慢的说:“不管我爱不爱,这包子你都不能吃了。”这包子虽然不大,但一屉也有五个,早饭吃十五个不算少了。

陈立果无奈的把想要摸包子的手收了回来。

周佚说:“午饭我准备好了。”

陈立果一听到午饭,身后的尾巴就开始摇啊摇,周佚的厨艺让他觉得每天吃饭的时刻都幸福的让人流泪。

周佚说:“有时候我会想。”

陈立果:“(⊙v⊙)嗯?”

周佚说:“你到底爱的是我的厨艺还是我的人。”

陈立果:“……”亲爱的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小姑娘感觉的烦恼。

周佚叹了口气。

陈立果恋恋不舍的看着桌子上剩下的包子和薄饼,泪光闪闪的看着周佚,说:“亲爱的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呢,我肯定是爱的你的人,就算你没有这样的厨艺,我也……”

周佚说:“你也?”

陈立果:“真的不可兼得吗?”

周佚看了陈立果一眼,什么话也没说,起身走了。

陈立果的脸皱了起来,他看出周佚似乎是真的在生气。

周佚生气的时候从来不说,陈立果却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感觉到,因为周佚会把他的情绪表现在食物上面。

中午的糖醋小排没了,尖椒鸡没了,油炸小黄鱼也没了,只剩下一盒白白绿绿看起来毫无食欲的沙拉。

陈立果拿到饭盒的时候震惊了,翻来覆去好几遍才确定自己没有拿错盒饭。

周佚也没来找他,于是陈立果苦着脸屁颠屁颠的去了办公室。

周佚坐在办公室里还在看文件,见陈立果来了头也不抬。

陈立果腆着脸靠近了周佚说:“宝儿,你生气了?”

周佚语气冷淡道:“这里是公司,谁是你宝贝?”

陈立果心中哀伤无比,心想昨天还叫人家小甜甜,这才一晚上呢,就拔吊无情了。

陈立果说:“佚佚,我知道错了,你别生气了好不好。”

周佚说:“哪里错了?”

陈立果说:“我爱的是你,无论你厨艺好不好我都爱的是你啊!”

周佚闻言淡淡的笑了,说:“那你来找我做什么?”

陈立果这才想起自己手里还拿了个饭盒……拿着饭盒说这话,好像没啥可信度。

然而陈立果灵机一动,说:“我来和你一起吃饭啊!”

周佚说:“行,你吃。”

然后周佚就叫秘书把他的午饭拿进来了。

周佚的午饭当然不会是一盒沙拉,陈立果流着口水看周佚的桌子上摆好了热腾腾的四菜一汤。但是无论陈立果怎么流口水,周佚都没有要叫陈立果一起吃的意思。

周佚夹了一块鱼肉,那鱼肉晶莹剔透,一看就鲜嫩软滑,想来放进嘴里无需咀嚼,就能品出其中鲜美滋味。

陈立果咽了咽口水,吃了口沙拉。

周佚又把筷子伸向了烤的金黄的小羊排,那羊排陈立果吃过,外酥里嫩,肉质鲜美,嚼在嘴里就是满口的羊羔的鲜和孜然的香。

陈立果又吃了一口沙拉。

一顿饭四十分钟,陈立果吃的□□,周佚全程冷漠脸,即便是陈立果的表情似乎都要哭出来了,也不曾露出动摇之色,更不打算和陈立果分享他的任何食物。

吃完饭,周佚说:“我约了健身教练。”

陈立果:“……”他们家里就有健身室,只是他一直懒着没用。

周佚说:“准备给你制定一个训练计划。”

陈立果终于忍不住了,说:“你就是嫌我胖了对不对呜呜呜。”

周佚不为所动,冷淡道:“不练出八块腹肌,就别想吃我的做的菜了。”

陈立果抱着他的沙拉盒子哭着跑了出去。

周佚看着陈立果的背影,轻哼了一声。

晚上下班,周佚开车陈立果坐在副驾驶。

因为中午的午饭是沙拉,所以陈立果一天都没啥精神,下班的时候更是已经饿的肚子咕咕叫。

要是平时周佚肯定早就给他买点东西垫垫肚子了,但今天周佚在闹脾气,所以陈立果就啥也没得吃,饿了一下午还得饿着回家,也不知道晚饭有没有的吃。

到家后,周佚坐在客厅里就继续开始处理文件,陈立果眼巴巴的看着他,说:“媳妇儿,你真不做晚饭啦?”

周佚说:“媳妇累了,不想做。”

陈立果说:“那、那我去做!”

周佚瞅了陈立果一眼,没吭声。

于是陈立果转身去了厨房,给自己系上了围裙。

陈立果自从和周佚同居之后就很少做饭了,手艺生疏了不少,他一剁着葱花一边想他家佚佚在生什么气呢,难不成真的是因为自己胖了,可是日子过的这么开心胖了也是正常的呀……

想着想着陈立果就有点走神,一刀切到了自己的手指上。

好在伤口不深,陈立果也没太在意,用嘴随便吸了吸就作罢。

快到七点的时候,陈立果的饭做好了,他把菜一盘盘的端到桌子上,热情的呼唤道:“媳妇儿,来吃饭了。”

周佚放下手中的工作,慢慢的坐下桌子面前。

陈立果笑眯眯的给他添饭,说:“多吃点啊宝宝。”

周佚的眼神从陈立果的手指上滑过,眉头微微瞥起,说:“手怎么伤到了?”

陈立果说:“啊,没事,小伤。”

周佚说:“小伤?”

陈立果说:“真的没事。”他又去亲了亲周佚的脸颊。

周佚眉头皱的更紧了,说:“为什么不贴个创口贴?”

陈立果说:“小伤啦……真的没事,都没流血了。”

周佚:“……”

陈立果说:“不用管我,吃饭吃饭。”

陈立果的手艺自然没有周佚的好,但也在可以吃的范围内,不知是不是因为周佚在生气,所以连晚饭也吃的特别少。

陈立果看着明显没有食欲的周佚,有点无措,说:“媳妇,你别生气了。”

周佚说:“你怎么看出我在生气的?”

陈立果说:“你都不做饭了……”

周佚说:“是不是只有在我不做饭的时候你才能发现我在生气?”

陈立果语塞。

周佚说:“陈立果。”

陈立果眼巴巴的看着周佚。

周佚说:“你知不知道我在气什么?”

陈立果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可是想来想去,他也没觉得自己做了特别会惹周佚生气的事情呀,所以直到现在都有些一头雾水。

此时周佚这么问,陈立果只好乖乖的摇了摇头。

周佚低低叹气,他说:“我是在气,为什么你都不能发现我在生气。”

陈立果瞪眼道:“难不成你气了我好多次了?”

周佚说:“……”

陈立果小心翼翼道:“比如?”

周佚说:“比如上次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出去吃夜宵。”

陈立果:“……”所以归根结果,重点还是你嫌我长胖了吗。

周佚一看陈立果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他说:“我没嫌你长胖——就算你变成地中海了我也喜欢。”

陈立果感动的说:“真的?”

周佚说:“真的。”

陈立果抱着周佚呜呜呜感动的哭了起来。

然后周佚说:“我变成地中海了你会喜欢我吗?”

陈立果说:“不怕,我们可以留光头。”

周佚:“……”

陈立果摸着周佚一头浓密的黑发,表情颇为痴迷的说:“你不会秃的,就算是我秃了,你也而不会秃的。”

周佚:“……”对啊,我秃了辣的是你的眼睛。

于是周佚又生气了,他发现陈立果有时候真的挺能惹人生气的。

晚饭结束,周佚决定继续冷战,当然,这种冷战大概是他单方面的,因为陈立果的情绪很高昂,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还拿着话筒高歌了一曲。

周佚躺在床上,心情很不妙。

过了一会儿,陈立果神神秘秘的走了过来,说:“佚佚,我有个惊喜给你。”

周佚说:“什么?”

陈立果咦嘻嘻嘻的笑了一声,然后去床头柜里掏啊掏,掏出来一个盒子。

周佚看着陈立果手里的盒子,没说话。

陈立果微笑着把盒子打开,周佚看到了盒子里的东西。

只见那个笔记本大小的盒子里放着各种各样的情/趣玩具,有手/铐,尾巴,等等等等。

最新小说: 都市至尊 都市超级电王 神王毒妃:天才炼丹师 冠宠男宫:陛下请从良 网游之无敌亡灵法师 我家山顶连接着异界天空 超级学生 死亡回忆 愿望小屋 龙蛇